【云南故事·教师节特辑】落松地小学有了新变化!

大山深处的落松地村和落松地小学(摄于2022年7月5日)。(新华网 赵普凡 摄)

还记得落松地小学,以及坚守在那里的乡村教师农加贵吗?落松地村位于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广南县莲城镇,四面环山,地处偏远,曾经是人人避而远之的“麻风村”。1986年落松地小学成立,农加贵是第一位,也是唯一的一位老师。

2020年教师节,我们以一篇题为《一个和七个》的稿件,报道了农加贵“一师一校”坚守“麻风村”34年的故事。两年过去了,学校还是只有一个老师吗?7个孩子都顺利升学了吗?是否有新生入学呢……2022年教师节,我们再度聚焦落松地小学,继续讲述“深山明灯”的故事。

拼版照片:上图为2020年7月24日,农加贵在给学生们上课;下图为2022年7月6日,朱丽丹在给学生们上课。(新华网 赵普凡摄)

和两年前一样,我们于盛夏7月来到落松地小学,校门口的石阶前,农加贵老师已经在等候了。瘦削的身形、晒得黝黑的脸、热情而略带拘谨的笑容,和上次见面时几乎没什么变化。一边寒暄,一边往校园里走,操场、水池、小花坛,草木愈发葱茏,流水潺潺如旧,教学楼前的空地上还新种了月季。

教学楼前,一位年轻的女老师迎了上来,农加贵介绍,“这位是朱丽丹,小朱老师,来我们学校快两年了。”

2020年7月采访农加贵的时候,他已经“一师一校”坚守了34年,当时的他心里压了一块“大石头”——担心招不到新的老师、没有年轻人愿意接班。两个月后,消息传来,特岗教师考试中,有一名叫朱丽丹的考生,选岗选到了落松地小学。

听到消息后,农加贵一方面很高兴,另一方面却又不敢抱太大希望。多年来,落松地小学不是没有招新老师,只是留不下来,有待了一个月的,有待了一个星期的,甚至还有看一眼就掉头离开的。报到前朱丽丹的一通电话,更加剧了农加贵的担心,“她一来就问我,学校有几个老师?其中有几个女老师?我一听心就悬了起来,她把我们学校想得太大、太好了。”

回忆起第一次进落松地村的情景,朱丽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第一次看到那些残疾的爷爷奶奶,还是有些害怕,不争气地哭了。”

尽管心里打了一遍又一遍的退堂鼓,但朱丽丹最终还是选择留下来,原因跟当年的农加贵几乎一模一样,“我一走进教室,孩子们就齐刷刷地站起来问好,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那一瞬间我觉得,我也是一个能被别人需要的人。”

朱丽丹的加入,补上了农加贵开不了的英语课,不用再等外校的老师“送教上门”了。此外朱丽丹还担任语文、道德与法治等科目的教学,农加贵则继续负责数学、科学两门科目。两年来,朱丽丹的专业、认真、负责,获得了学生和村民们的认可,也让农加贵放下心来,“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2022年7月6日,落松地小学的6名毕业生和农加贵老师、朱丽丹老师在校门口留影。(新华网 赵普凡 摄)

2020年到落松地小学采访的时候,整个学校只有四年级一个班、7名学生。时隔两年,教室门口的牌子从“四年级”换成了“六年级”,除1名女生转学外,6张熟悉的面孔都还在。

再次见面,学生们少了拘束,七嘴八舌地跟我们聊起了这两年发生的事情,董如奇长胖了、陶武荣留了长发、张碧思和张碧瑞两姐妹还是天天吵架、朱老师骑电动车来上班摔了一跤、农老师带大家坐了一次飞机……

说到马上就要从落松地小学毕业,到县城读初中,孩子们有不舍、有期待、有感恩。最让我们意外的是班里的“调皮鬼”董如奇,说到要离开农老师,小伙子眼泪夺眶而出,转过身低头啜泣了许久。而最让我们感动的则是张碧瑞,两年前,她说自己的梦想是当医生,现在则变成了当老师,“姐姐也想学医,家里面有一个医生就够了,我就当老师吧,如果落松地小学需要,我可以回来。”

又一届学生即将走出大山,欣慰的同时,农加贵的内心也充满了不舍,“教了他们6年,陪伴了他们6年,真的很舍不得。但为了他们的前途,为了他们今后的生活过得更好,不得不分别。希望他们越走越远,越飞越高!”

新加入的朱丽丹老师,两年来最为触动的,则是学生们的独立和懂事,“他们的父母都在外面打工,小小年纪放学后还要做饭,干农活,照顾残疾的爷爷奶奶。”朱丽丹说,毕业后,希望学生们带着善良、正直、勇敢,继续往前走。

在落松地小学采访期间,我们在课间给两位老师和6名学生拍了一张毕业照。拍完后,农加贵翻出相册,给我们看历届的毕业照,加上当天拍的,一共是12张,116名毕业生。“建校以来,全村的孩子一个不少,都读过书,还出了二三十个大学生。作为一名乡村教师,值得了!”农加贵说。

拼版照片:上图为2020年7月24日,落松地小学的早餐场景;下图为2022年7月6日,落松地小学的午餐场景。(新华网 赵普凡摄)

时隔两年回访,除了“迎来新老师”和“顺利毕业”两大可喜的变化外,落松地小学还有一个变化——增加了一个小班。班里有两名一年级的学生,此外还有3名更小一些的孩子,因为村里没有幼儿园,也来“跟班学习”。

采访中我们跟农加贵老师开玩笑,说小班的学生好像更喜欢朱老师,会不会有点难过。他笑着摆摆手,“他们喜欢朱老师,我是最高兴的,说明朱老师已经融入了学校,融入了落松地村。等我退休了,也能放心地把学生们交给朱老师。”

停顿了一下,农加贵继续说道:“当然,即便是退休了,只要身体允许,只要村民们需要,我还会继续坚守,继续支持朱老师,把更多的孩子送出大山。”

来自教育部9月6日举行的“教育这十年”新闻发布会上的消息,我国专任教师总量从2012年的1462.9万人增长到2021年的1844.4万人,十年来,持续推进乡村教师支持计划,乡村教师“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局面基本形成。包括农加贵、朱丽丹在内的千千万万的乡村教师,如点点灯火,为农村的孩子们点亮梦想。时光流转,年复一年,深山里、田野间,那些灯光从未熄灭。

我们回访落松地时已是学期末,赶在放暑假前,农加贵和朱丽丹带着毕业班的学生们平整了菜地,打理了花坛,又买来一桶金鱼幼苗放到小水池里,为9月份的新学期创造更好的环境……盛夏的校园,草木葳蕤,生机勃勃,落松地小学的故事,还在继续。(完)

2022年9月12日,安徽省安庆市岳西县莲云乡莲塘村,村民在标准化养蚕大棚里清理杂物,为采摘高质量蚕茧做准备。

2022年9月11日,山西省左权县太行山孟信垴自然保护区内云雾缭绕,农耕梯田与村庄,在晨光的映射下秋景如画,美丽壮观。

四川省甘孜州泸定县6.8级地震发生后,在雅安市石棉县的临时安置点里,老师和志愿者带领孩子们学习、画画、做游戏,在这个特殊时期安抚和陪伴他们。四川省甘孜州泸定县6.8级地震发生后,在雅安市石棉县的临时安置点里,老师和志愿者带领孩子们学习、画画、做游戏,在这个特殊时期安抚和陪伴他们。

当日是中秋节,许多劳动者坚守岗位,在忙碌中度过假期。当日是中秋节,许多劳动者坚守岗位,在忙碌中度过假期。当日是中秋节,许多劳动者坚守岗位,在忙碌中度过假期。

在中秋节到来之际,世界各地举办活动庆祝佳节。腾博tengbo988在中秋节到来之际,世界各地举办活动庆祝佳节。在中秋节到来之际,世界各地举办活动庆祝佳节。在中秋节到来之际,世界各地举办活动庆祝佳节。

当日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人们同赏明月,共度佳节。当日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人们同赏明月,共度佳节。当日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人们同赏明月,共度佳节。当日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人们同赏明月,共度佳节。

泰顺县的1.4万多亩猕猴桃种植目前逐渐进入采摘期,可年产鲜果7000余吨、销售额近亿元,带动1400余户6000多人从业增收

人生似海,生命如歌。沿途之上,总要有观景的雅致。深秋时节,有花在开。绽放的样子,既艳又暖。

今年18岁的万鸿玥是一名军队英烈子女,从小在父亲的影响下就埋下了参军报国的种子,高考后被武警工程大学录取,即将开启军校生活的她,受邀来到父亲万四海生前所在部队体验军营生活,通过学习英模事迹、聆听战斗故事、参观武器装备等,让她更加坚定了踏着父亲的足迹逐梦军营的信心。

2022年9月8日,中秋节来临之际,当地供电部门组织工作人员驱车50多公里,对沾化区滨海镇渔光一体光伏发电项目并网设备进行节前检修工作,助力地方经济绿色发展

2022年9月7日,江苏苏州太湖国家湿地公园的大熊猫“新月”和“竹韵”迎来了它们落户苏州11周年纪念日。

2022年9月6日,航拍浙江省金华市市区武义江上重建的金婺大桥正式建成通车。

苏桥镇传统糕点起源于清代末年,距今已有100余年历史,成为当地群众节日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22年9月4日,秋雨过后,北京市延庆区的八达岭长城挺立薄雾茂林之间,秋风气爽,沁人心脾,放眼望去,险奇峻秀一览无余,吸引各地游客慕名而来。

2022年9月5日,国网滨州市沾化区供电公司组织彩虹员服务队对沾化区利国乡阳养一体光伏发电项目进行并网设备检修工作,助力地方经济绿色发展

8月30日,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上海)有限公司发起,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同意实施的“老年教育公益行动”项目正式成立。

近年来,平湖经济技术开发区加快打造“创新主体活跃、创新人才集聚、创新机制完善、创新生态优良”的新型科创园区,形成创新型产业集群,助推嘉兴市的科创动能越来越足。

河北省文安县拥有人造板企业415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数量达到86家,全县每年生产各类人造板2000余万立方米,产品涵盖十几大类、300多个品种,带动数万人就业创业。

No Comments

Categories: 腾博tengbo98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